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子水の情爱生活

爱情元规则|不是潜规则

 
 
 

日志

 
 
关于我

子水 中国新生代作家、诗人,诗歌随笔曾多次获奖,著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2011-08-21 23:54:42|  分类: 子水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字伯峰号常山人1962年生于河北省正定于河北省范大学美学院。现为中国法家会理事、行会委、培中心教授国家一术师。出版有《学书法》、《范硕书画精品集》、《当代书画名家·范硕绘画卷》等。


编辑/彭博  采访+撰文/子水

 

信息发达崇尚前卫的现代社会,诱惑充斥物欲奔流的都市生活,浮躁盲目缭乱眼花的艺术天地,当今中国艺坛上,能够真正承袭中国传统的书画家为数不多。熟知笔墨神韵深谙丹青之道者,守而不古,稳步精进,范硕算一个。

 

此中艺术境界,正所谓永明寿禅师言:故得法性山高,顿落群峰之峻;醍醐海阔,横吞众派之波。似夕魄之腾辉,夺小乘之星宿;如朝阳之孕彩,破外道之昏蒙。

 

正文:

 

初夏午后,亲炙范硕其人,一杯清茶,两张圈椅,三言五语尘之往、今生之缘、艺术之道娓娓道来,无激情高纵舌莲花,初似木讷渐觉大慧如对醇醪佳醑,厚重绵长。接人待物之平和,艺术追求之执固,于笔墨点滴间,领略和描绘天地自然浩淼世间的须臾人生。

 

少年一段“执着”事

 

1979

范硕年仅17岁。

河北省工学校现为河北大学工学院)。雕塑二年级二班学生

 

“咚,陈老师在吗?”17岁少年门。

 

“干嘛?你是谁?”门内答道。陈椿元教授,湖南人,中国书法大家(1983年仙逝)。中央美院前身北毕业,曾与艺坛大师傅抱石等人参与人民大会堂《江山如此多娇》创作。此时在河北工艺美校任教,住女生宿舍一层,喜干净爱清静,脾气倔强,常绷着脸,不与人相交。

 

“我……我叫范硕,雕二班学生,我喜欢书法,想让您看看字儿!”少年“惊心动魄”的回答。

“带了吗,打开看看。”陈老师回道,门却只开一小缝。

“老师,您看……”少年举起小手,仅从门缝处看到老师下巴上参差的胡碴。

“可以,写吧。”不冷不热一声后,还未回过神儿的小孩儿,只觉得门咣当一声闭上了。

 

少年悻悻离去,并不灰心,依然继续跌跌撞撞、涂涂画画,尝试书写一不小心,墨上脸颊,也不自知,同学取闹时,他只是憨然咧嘴作笑。从来周边这些琐碎事淡然视之,艺术之内的事,却主意很正。少年边写边挑挑拣拣,他要找出几张感觉还不错的来。上次近乎吃了陈先生闭门羹,也未能将他意念打消。适逢周六,这只“初生牛犊”又将扣响陈先生的门。

 

“咚-咚-咚-,陈老师在吗?”少年手持白卷站立门外。

你啊干什”陈先生有些诧异地问道。

“老师好,我又写了几个字,想请您看看。”少年说着展开白卷,有散落于地者,也顾不上拾起。

老先生弯腰拾起,尔后闭门,旋即又打开,递于少年,纸上竟有了先生的红笔批注。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少年正欲转身开跑的当儿,异常清晰地听到了几个字。

“不如写写颜吧。”少年抬头,门已紧闭如初。

“不如……写写……颜吧??颜真卿!”少年兀自咂摸回味,后连奔带爬向着校外跑开去。

 

少年跑到最近的新华书店,用身上仅有的几毛钱买了一本颜真卿字贴,临了又临,摹子再摹。一个学生,西洋雕塑专业成日常兼顾,主次颠倒,焉知祸福?!

 

第三个周六,少年如期响老先生的门,并未见人只听到淡淡一句:“进来吧。”这一句令是少年惊诧,虽然知道是迟早的事,但依然觉得出乎意料。确切而言,少年终于叩响通往艺术殿堂的大门,愈往里纵深风景愈盛。

 

小心打开门,双手奉上自己的字儿,趁老先生看的时候,少年环顾四下,屋子简单至极,一床一椅一书桌,别无杂物,他在空气中嗅到熟悉的墨的清香。

 

“这里,这里……你以为写个字(陈先生系湖南人,把zi读做zhi)就那么容易吗?”老先生郑重道。“如果你想写,那就得听我的,别的不用写,就写颜,别的甚至看都不用看……”

 

“好,好。”少年回答。

 

之后每个周六,这一老一少,一黑一白的笔墨约会,就此开始。这一桩事情,老先生的狂狷性格而言,实在是个奇迹,以求知阶段少年而语,可谓幸中之幸了。或不曾料此种关门指点,竟然历时三载,为少年日后的艺术发力,打下坚实有力的基础与根本。

 

自打得了陈老先生的指点,少年如获秘笈,更加勤奋,秉笔以书。无数个日日夜夜,那墨的黑、纸的白,在他的眼中脑海泅仄开去??不成想竟伴随终生,成就日后今昔书画界独树一帜的领军人物。

 

“潘天寿六十多岁时曾说,学艺术应该    之前学画以后的都不要学。现在你看我的字,其实还是颜体的骨架写字就跟骨架有系,有要是自己随便写或者跟不好尤其学坏了以后始那骨架不将来会很麻整的候很。恩师陈椿元当年的指点,自有他的道理在里头。”几十载过去,与我相对而坐的,就是当年那个叩门少年,却已是五旬的书画名家范硕先生。

 

他一如青壮年,乌发阔耳,眉宇脸颊全是浓浓书卷气息,全无世事沧桑沟壑。或许从来不曾有过,或许全从内心深处、随着运笔转折的墨迹消散去了。惟叫人感到“腹有诗书气自华”“淡泊名利自在心”。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书香门第也“熏”人

 

追溯范硕先生的出生,得知亦属散落民间的书门第之家。

 

“就我个人而言,最早对书画艺术的体验是游戏的、神秘的、甚至是魔幻的。学习书法最早的启蒙是我的父亲。”范先生品一口香茗道。

 

原来,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范硕出生在冀中平原的农村。家乡在古城正定,正定自古“艺文精美、诗风刚直”,见于史料的诗人、作家、戏剧家颇多。以范氏宗人而言,乃属帝尧后裔,历代贤臣、名将、硕儒层出不穷。他并未提及范蠡、范宽、范仲淹、范祖禹、范成大、范天顺范文若历代范氏名人,但其祖父与父亲皆因能书善画闻名乡里。更小的时候,范硕与弟弟最喜掂着脚看父亲写毛笔字了。横竖好坏皆不懂得,惟觉纳罕,父亲真够神奇,饱蘸了黢黑的墨汁,于不动声色中将魔法施向一支软塌塌的笔端,各种换了身形的神奇墨迹倾刻浮现于洁白纸上。范硕只觉得眼前耳中,皆是看不见的烟云,抓不到的妙韵。

有时候,他会趁父亲不在偷偷取了纸笔乱画一通,因为太小,总弄得满手满脸乌黑,像个黑包公,母亲见状则嗔怪,父亲碰到却笑得开心。他儿时记忆最深之事,莫过于父亲为乡邻写春联,几十户住家,几乎全部由父亲包办。

 

每逢此一天,家中准备好足够的桌椅、墨汁和彤红的纸张,兄弟二人随时听从差遣,父亲从清陆陆续续写早到天黑,范硕兄弟也整整一天围绕桌边,帮忙拉着纸幅,随着父亲的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也只有等到乡亲家的写完,才能轮到给自家写上一幅。

 

“我父亲常给自家写的一幅对联,现在仍然记着,上联是:传家有道惟存厚,下联是:处事无奇但率真。一边写还一边为我们解释其中的含义。可是那时哪里懂得(笑),但这种潜移默化则叫我受益终身。”范硕先生啧啧感叹道。

 

现在回想,那时家家户户在范硕父亲的祝福对联中,喜迎新春,又可谓,以寻常百姓之门户为装裱,其父的书法大展。亦可谓:取道传统与古人,泽于万户寻常家。

 

待到大年初一早晨,范硕兄弟穿上新装与别家小孩子们,一条街一条街跑着跳着,观看父亲撰写的春联,满满的自豪感充盈于心。倘若除夕夜刚好瑞雪飘过一场,满世界洁白,刚好映衬了那一幅幅喜庆春联。那白的雪、红的纸、变幻的墨迹、迎面的笑脸,就是范硕童年的全部色彩了。

 

“读了小学一年级之后,父亲开始教我临习柳公权的《玄秘塔》,或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我对汉字的点线结构似乎很有悟性。常常在父亲的陪伴和指点下,写到月亮升起。”范硕道:“天长日久,等到小学毕业时便可代父为大家写春联了。”

 

或许其父的指点不够系统,但那种毛笔的刚柔,墨汁的熏染,由衷的自豪,在那时的范硕而言,均是他艺术生涯无可代替的良好起点罢。

 

聊及家庭,范硕先生道,自己的孩子名叫范墨,目前在中国一所美术院校读研究生,师从毕建勋先生,同样还是绘画专业。为子取名墨,其拳拳父爱尽显无疑。连续几代全从艺术,熏染之重,可想而知了。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大朴无华“游”于艺

 

在范硕的作品里,很容易找到汉隶、魏碑,颜真卿、杨凝式、王铎,八大及明清诸家的影子,然而,所有这些都不是作为孤立的书法元素单独存在的。众多前人的优秀书法因子在范硕富有现代审美情趣的“催化”下,成为了一种颇具传统底蕴又富现代情趣的书法作品。在范硕的作品里,不难发现,他有意无意地在强调和追求一种“态”的变化,其行楷亦“庄”亦“俏”颜楷为基调杂以明清意味的行草则显得既端庄雍容,又神采俏丽飞扬。其行草则以明清人尤其是王铎行草为滥觞,纵笔恣肆不羁,却有意加重其行笔中颜书的凝重,飘逸与厚重共存,形成了一种独具的意态。知名书法家、评论家秘锡林先生如此解读范硕作品,深得范先生同意,并有知音之感。

 

譬如他作品集中“柳叶乱飘千尺雨,桃花斜带一谷烟”联,收与纵,庄与逸,欹与正,飘逸处若衣带临风,凝重处安如磐石,各种态的变化都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出来。范硕的许多作品,章法上明显借鉴了杨凝式《韭花帖》疏可走马的布局,行距字距疏朗空阔,但却又藩篱完固,无气松神散之感,成为他非常富有个性的艺术风格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值得说明的是,范硕的这种融合,是有机的,而非流于表面的“捏合”。这是一种对各种风格流派了然于胸,对众多书家书风技法熟练掌握后的主动选择。

 

“中国画的精神,我觉得就是一种天人合一,比方说山水画的天人合一,讲究得更多是一种笔墨的精髓,实际上说到笔墨。你看中国画它所追求的一些精神。苍茫、辽阔、震撼等等,这都是精神世界里的东西,这些东西实际上靠什么来表现?实际上是笔墨。”范硕先生以东西方绘画为喻道,“西方油画的色彩还难以表现,笔墨本身是一个非常单纯的颜色。但它通过毛笔在纸上不停的、有节奏的运动,实际上是画者内心随着笔墨在纸上的一种跳动。所以表现的是人一种精神。西方的绘画讲究焦点透视,它讲究形与色都很准确。中国画它不是这样的,它非常自由。中国画实际上可以不停的往上挪,往上推进,你看我手上画的这幅,其实再有一张的空间我也可以挪上去,它表现的是我心中一种对山水自然所达到的一种境界。所以,传统的中国画其实是写韵的。”

 

笔和墨之间是一个相互的关系一只毛笔,一张宣纸,书家画家拿着就可以表现世界万物所以笔在古往今来的中国书画家手里已可以说运用的登峰造极了。当然笔墨也有它的局限,它就适合宣纸,不适合别的,换做别的,它所承载的就变了味道了。关于现在中国画的笔墨官司,其实真的没什么可打的,如果没有中国画个核心就不存在了。”范硕先生道:

在使用它的他也会改这东西很柔但它给予的,往往的是柔,柔的内里就是西。比如我们用那种软毫写挺拔的字它竟然能表就是柔中中国艺术中国哲学、中国思想了至柔至互相比、相互转化

 

儿、心在儿、道在家画家得修的中间这把内心修成一个道形然后你的作品就是三位一体的表现,倾心自然就超越了。”范硕先生道。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子水访谈】范硕:笔墨丹青  醍醐海阔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子水

京城伪文艺青年

非知名专栏作家

资不深访谈记者

正在读国家心理师

                                                                                               出版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评论这张
 
阅读(12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