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子水の情爱生活

爱情元规则|不是潜规则

 
 
 

日志

 
 
关于我

子水 中国新生代作家、诗人,诗歌随笔曾多次获奖,著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子水访谈】吴秀波 低吟浅唱  

2011-06-06 12:14:52|  分类: 子水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水访谈】吴秀波 低吟浅唱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谢谢花猫的画,以此配我对吴秀波先生的访问,特表出处如下:

http://tieba.baidu.com/f?kz=1049835653

 

    生命由互相没有关系的和声组成,智慧是最不和谐的音程。


    近距离接触“绝对熟男”吴秀波,拍摄时的拿捏演绎,受访时的安泰若素,间歇时的慵懒颓唐,时光似乎凝滞。诚如所言,它既有纯真孩童的顽皮,也有魅惑人心的妖娆,鬓发间毫不掩饰的斑白,眉心处那一点痴情,有关音乐,有关生命,有关触缘,有关生死,有关信仰,有关爱……

    在北京世贸天阶的CJW爵士音乐酒吧,爵士乐若有若无的在空中耳畔荡过,不知何故,访问演员吴秀波后,本文这个标题一直在我脑海盘旋弥漫。


    吴秀波对音乐、演艺、写作、绘画等艺术都很迷恋,他以为艺术这东西不是一个可值得炫耀的技能或者优势,它是一种生活需要,每个人都需要,只不过需要的方式及层次不同而已。但这都无妨,毕竟人生的路途上有了音乐专辑《爱之战》及《追查到底》、《黎明之前》等影视作品,从某种意义上,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角色都代表吴秀波的一个侧面。又如今日所呈现面前的、正如他自己所言,其实所有的采访只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回事?


    且看我所看感知到的、与音乐相关的、或者有些失真的、现年43岁的吴秀波,这个人,这回事。

【歌是情绪的隐秘出口】


    或许是性格使然,天性无以更改,吴秀波很早便开始参悟人生。因为17岁那年得病,医生说没戏了,直肠切了1/4,物质方面很差,一想到与女友就此永诀,今生行将与爱情错过,钱全部用于看病,手上再无闲钱去买一件心仪的礼物,最后赠与女友。吴秀波想一想便对她讲:“给你写首歌吧。”看似随意,实则情到至深处的自然流淌。尽管后来才知道是误诊。那时他便知道生死是靠悟的,如果一个人曾经死过一次,那就会想再次面对死亡你要说什么。吴秀波曾说自己很幸运经历过一次,至少比别人看到更多。


   “我也是后来渐渐爱上音乐的,我觉得音乐、绘画,或者一些文字方面的艺术作品,其实都我很迷恋的,这些东西是我生活状态里必须需要的。”吴秀波坦言,“我觉得艺术这东西不是一个什么可值得炫耀的技能或者优势,它是一种生活的需要,每个人都需要,只不过需要的方式以及层次不同而已。”

    曾经有一个时期,吴秀波近乎痴迷的喜欢唱歌和写歌。

   “大概在我22岁左右吧,对,22岁到24岁之间,那三年是我最痴迷写歌的一个过程。”拍完大片之后的吴秀波显然放松许多,他抽一支香烟回忆道。“也谈不上满意不满意,就像日记一样。如果你写日记,对你的日记谈不上满意不满意,因为没想过给别人看,我们那个时候写歌,并不像现在这样,那时他不是一种商品,只使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记录下你曾经年轻的时候,发生过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录发生那段事情时的情绪,因为音乐的旋律是可以记录情绪的,这是文字所不及的。”


    音乐,仿佛一个宣泄情绪的隐秘出口,被吴秀波尝试,在未来的艺术之路上渐行渐远渐深入。 当“自觉”行为养成生活习惯,便会积累和收获,终会在未来散发迷人光芒。


    原来,音乐是与生俱来打在吴秀波骨子里的烙印。

【生命过处皆为触缘】


    中国古人有言:“入乎其内”者,入世进取也;“出乎其外”者,出世无为逍遥也。“入乎其内而出乎其外”说的是以出世之心从事演艺圈儿的事,但彼时的他,绝对不是。


    因为当年心中怀揣对音乐的梦想,以及那个特有年龄阶段,对梦想执迷,只关乎自我总结,不为他人也不为成名,只想对自己有一个交待,1996年,吴秀波开始专心的制作自己的专辑《爱之战》。


   “这整个的过程,比如说我创作、演唱,然后录音,把它做成专辑,然后再把它变成一个可以保留的、发行过的音乐。整个过程对我来讲,是年轻时的记录方式,我觉得这种方式记录下我当时所有的心态,也记录了我成长的历程,我那时的执迷需要被记录。”吴秀波从沙发上直起身,略微前倾到。

    那时,他需要自我证明与自我认同。


    一个人年轻时候,大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自我总结、自我肯定的认知过程。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又辞去中国铁路文工团的铁饭碗,转身做起歌厅驻唱,后又开餐厅,买家电涉足商海……千帆过后,吴秀波回归音乐,用《爱之战》这样一张专辑找到了自己内心彼时迫切所需的“存在感”,用那些或激昂或低回的音符记录下“生命之缘”,也是成长中颇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


    "回顾过去,那时坎坷动荡的生活让我收获了缘分。"吴秀波淡淡地道:“缘分它是这样的,人生的一切都是缘分,比如说父母相识生下小孩是缘分,找到一份工作是缘分,在这份工作中做好做不好也是缘分,然后辞了这个工作去找别的工作也是缘分,缘分让一个人一生中走不同的路。没有任何它稀奇的事情。缘是从生到死的一个过程,它与生俱来,它不聚不散,这就是缘。”

    原来,音乐相伴是缘,有份工作是缘,在旅途邂逅相投的朋友是缘。朋友相识相伴是缘,一朝分开也是缘分。我们生命的每一个触点皆是缘。
   
    若果“缘分”说代表了吴秀波“出世”的心态,那么,对待工作,他一定是“入世”认真的。吴秀波以他惯有的审慎态度道:“比如电影,我觉得能够认真记录,真实折射创作者内心世界的作品都特别让我震撼,很多演员我也特喜欢,比如汤姆汉克斯,那个演《克莱默夫妇》的达斯廷霍夫曼,都是非常伟大的演员。还有一部戏叫《新桥恋人》,它的导演雷奥卡拉克斯一生好像只拍过三部电影。我觉得他的生命在他的电影里,对,我在电影里看到他的生命。”


    无论音乐、电影,吴秀波其实更关注抛去故事抑或外在形式背后实质的人性内容。当一部戏杀青之后,他一般不会反过来观看自己的表演。吴秀波喝一口水道:“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是这样,一个演员的演戏的过程中,我以为不是在展现着什么,而是在体验着什么,体验过去,留下了记忆,记忆当时的感同身受。我并不需要再用视觉把他重复一遍,再给我新的感受。我几乎不看自己演戏,很少看。”


    学习表演出身,与音乐比较起来他更热爱哪一种艺术形式?颇有耐心深聊及平和状态的吴秀波道:“我都热爱,它们没有区分,我认为这两者其实是一种东西,只不过现阶段我更适合演戏。表演对我而言,意味着工作。”对吴秀波而言,表演仅是生活的一部分。“表演并不是我的全部生命,呼吸才意味生命,表演只意味着工作,工作很重要,不是吗?”


    “如果让你分别用一句话总结对音乐和表演这两种艺术形式的理解,会是什么?”吴秀波稍做思考道:“音乐展现的是画面,表演展现的是人生。”

【找寻生命中的“憨”】


     现阶段吴秀波的信仰只是一个字---“憨”,他进而解释道:“你不妨把这个字拆开来看,对,这个字叫勇敢的心,勇敢的心是态度,憨是状态,这个字分拆开来是我的人生态度,合在一起是我目前的人生状态。”


    歌唱、演艺、家庭乃至生活中,吴秀波一直在思索和体悟着,浮华尘世与现实中,这一点尤其难得。


    初为人父时,吴秀波曾在出行时极不愿意搭乘飞机,一定要保证能够将孩子抚养成人,不能死掉。时至今日,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对出行时交通工具的选择这件事,经过内心一再冲突,在他心下已有新的答案,吴秀波道:“我最近又坐飞机了,我曾经也觉得有了小孩子自己的生活细节要变得不同,到现在为止,我又开始坐飞机,并且我已经发现没有不同。经过一再思量,其实,这件事跟有没有孩子无关,人生都要对自己负责。”


    聊到小孩子,吴秀波只道:“来接收访问之前看到儿子动手拆插的火车模型很开心,开心就在生活的每天每分每秒间。因为有了孩子以后,生命中的轮回已经产生了,我父亲去世了,机缘让我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这已经是一个轮回了。我是觉得人生来与走,生老病死,全市人生的正常,我只是真实的感觉到,父亲走了以后,我能够感觉到父亲活在我身体里,就是他所有的优点或者缺点,其实每个人都具备,在我身上能看到我父亲,在我儿子身上也能看到我。一样,人全都一样。”

    因缘偶然成为父亲,生老病死皆是自然,众生平等寻常之心,均生动诠释了吴秀波追求之“憨”。原来,憨,是贯穿在他包括家庭生活等诸多方面的生命态度,是他要自己变得更勇敢。

   “那爱情是否也要勇敢面对,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每个人的爱情都不同,却终需抬头面对。如果你问生物学家,他会告诉你爱情是人类,以人类繁衍为目的所产生的一种情感;你又问文学家,他会告诉你爱情是永恒不变的艺术主体;你再问一个刚失恋的人,他会告诉你爱情是骗人的,根本没有;如果你问一个年轻未嫁的女孩,爱情是什么?她说爱情是我生命的全部…….爱情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在每一个人心中也是不同的。这是最准确的答案”吴秀波滔滔道:“迄今为止,爱情对我来说就像我人生中经过的每一天,他每一天的风景都不一样,但它就在我身边” “


    吴秀波觉得音乐、表演等艺术作品里面的爱跟现实生活当中“爱”本身的实质其实一样。“毫无区别,如果有区别就不叫爱了。爱就一个字,就那么简单,既然爱情两个字完全一样,他的情感和表述方式也没任何区别。”他打比喻道:“镜子前的你与镜子中的你,有区别吗?没有,就是这样的。”

【子水手记:绝对熟男】


    整个采访过程,吴秀波的讲话风格,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他并未诉及我在采访前做功课中看到的那些,丝毫没有重述他小时候的孤单执着,少年时的轻狂不羁,成年后的诸事不顺,只在与我们探讨着“吴秀波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叙述和回答精准到位,禅意而深刻,是我众多明星采访中鲜见的。


    有人喜欢看吴秀波挣扎在谍战、苦情的故事里,仿佛,只有心中的爱恨情仇都在这一刻纠结着,欲望与唏嘘同时在孽缘中煎熬、毁灭,才能与他的角色一起感同身受。有人觉得他本人与角色中,或狠唳或暴虐的形象相去甚远,但挡不住的还有一点自负与无奈。


    女人喜欢理想化的一切,包括男人,吴秀波的出现似乎满足了许多女人对男人的终极幻想,以及那深入骨髓的慵懒、颓废的情人气息倾倒无数人。而今天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吴秀波身上的真实与坦然。如同吴秀波自己所言,那全不是真实的他,或者全都是。


    如果生命是一首婉转起伏的音乐,吴秀波走在命运安排的坦途,或低吟,或浅唱,不管过往风景怎样,他已经或者即将突破心灵的真正自由。
 

子水

京城伪文艺青年

非知名专栏作家

资不深访谈记者

正在读国家心理师

出版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子水访谈】吴秀波 低吟浅唱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子水访谈】吴秀波 低吟浅唱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子水访谈】吴秀波 低吟浅唱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5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