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子水の情爱生活

爱情元规则|不是潜规则

 
 
 

日志

 
 
关于我

子水 中国新生代作家、诗人,诗歌随笔曾多次获奖,著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子水访谈】玛丽·费雷:表演 一条艰难漫长的路  

2011-05-14 02:37:00|  分类: 子水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水访谈】玛丽·费雷:表演 一条艰难漫长的路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采访+撰文|子水

新春初绽放的花朵,川流不息的街道,高低错落的建筑…… 因主演《娜奈尔,莫扎特的姐姐》来到中国,参加在北京举办的法国电影展。头次来京的法国女演员玛丽·费雷恍若依旧身在巴黎,她坐在酒店的咖啡厅里,聊起关于她自己的艺术人生。


“我很小的时候就怀揣表演之梦,但觉得遥不可及。直到15岁的时候进入法国国家戏剧学校。”当玛丽看到这个学校的名字时,她想或许专业的训练可能帮她实现自己的梦想。

那年第一次登台时,尚且幼小的玛丽偷偷掀开幕布的一角,她觉得台下那么多人都不知道即将上演的是什么,只有她一个知道,那时便觉得有种自豪和奇妙的感觉。

戏剧与电影是两种不同的演绎手法,因为一个法国导演的影响,玛丽第一次接触了电影。她说:“我早期学习戏剧表演,戏剧可能要对着空气去凭空演一个动作,电影则不同,全部与真实的人与物碰撞。我觉得自己更喜欢演电影。”

她至今记得一个教师曾对她说,你要发自真心的去喜爱表演,那将是一条艰难漫长的道路。她觉得自己是真的全身心的热爱表演,这时她更加确定的对自己说:我要做一个演员。

【子水访谈】玛丽·费雷:表演 一条艰难漫长的路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玛丽生活在巴黎一个叫萌马特的区,她同样很喜欢诺曼底等城市和一些乡村,“我热爱法国。”她很确定的说,“来到北京,有一种错觉,这里跟巴黎那么相像。我希望有一天去中国成都这样的南方城市看看,也希望能去西安看兵马俑。”

我们的对谈经过短暂而有趣的偏离,又回到了电影和表演。身为公众人物,玛丽说自己极少听到负面的声音,这当然是对自己的肯定无疑,但她其实比较希望听到一些不一样的声音,那样就知道自己的成长空间在哪里。曾与这类要求严格的导演合作,让自己受益匪浅,她真诚的对我们说“当然,在拍电影的时候,演员和导演不可能顾及太多,拍电影的过程也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因为一个细节,就能决定一部电影的成败,我们只能尽可能使之完美。”

“我个人很喜欢王家卫导演的《花样年华》,也很喜欢张曼玉在其中的表演。”女人天性,大概玛丽心中或许有身着异国服装完美演绎一个角色的梦想。就她个人而言更偏爱情感类电影,不太喜欢动作片,但她仍然希望能出演一部武打电影,因为很久之前拍过的电视剧有武打情节,她很享受拍的那个过程。

“那你对好莱坞电影做何评论?关于一部电影,你更关注它的艺术性还是娱乐性?”我对她这样提问。

“我觉得美国的电影对世界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但不能一味的受其影响,这个世界要允许不同类型和风格的电影存在,这个蛮重要的。不要失去了自己的特色,那样世界电影大同的话就没意思了。”玛丽说,“即使票房可能不太好,也要给不同风格的电影更大的发展空间。”

“我在欧洲参加过一个关于爱的主题的电影节,不同的题材都来参加,但有一点虽是各种各样不同侧面的演绎,但都共同指向一个主题,那便是爱。我本人也很希望接受一个充满爱的角色!”她说,爱,大概是人类的天性使然。

“关于与导演的合作和思想碰撞过程,如果让你打一个比喻,会是什么”我忽发奇想地问。玛丽的回答相当精彩,以此做结。

她说:演员像蜡烛,导演就是火焰,将蜡烛点燃。

子水

京城伪文艺青年

非知名专栏作家

资不深访谈记者

正在读国家心理师

出版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子水访谈】玛丽·费雷:表演 一条艰难漫长的路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子水访谈】玛丽·费雷:表演 一条艰难漫长的路 - 子水 - 子水の情爱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