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子水の情爱生活

爱情元规则|不是潜规则

 
 
 

日志

 
 
关于我

子水 中国新生代作家、诗人,诗歌随笔曾多次获奖,著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网易考拉推荐

【情爱随笔】祖母冬景  

2010-02-21 14:42:08|  分类: 情爱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渐瘦,清亮亮地泄着。偶尔穿过远道而来的季风,时令就转进隆冬。祖母孤独的坐于阶前薄薄的冷阳里,默数着那些遗失在岁月风尘中针头线脑的往事,步入自己人生的冬景。

 

在我长长的记忆里,无论小时候诉讲牛郎织女的神话,还是述说陌生的旧事,抑或论及现实现世,祖母总是那样平和,仿佛再没有什么能让她大悲大喜。

 

经历了太多大风大浪,人情世故已稔熟参透,她笑盈盈的反问我:孩子,你说还有什么想不通的?我努力想一想,想到遥远世界的祖父,想到陌生的饥荒年代,还想到祖母日常谈及与死亡有关的种种,恍然大悟可不是这个理儿?!像祖母这般还会有何事不能坦然面对、泰然处之呢?

 

祖母对这个世界仍有许多情意牵挂。曾几何时,祖母常常早睡早起,然后旮旮旯旯的四处酒扫;祖母耳聪目明,事事清楚,时时处处言传身教最朴素的为人道理;而且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恰到好处的帮我们料理午餐、晚餐,在十一点半和五点半的时候。

 

冬景里,年龄对于祖母好像已经不再重要。

 

作家姚振函说:人活到一个临界的岁数,似乎是一个待完成的任务……瓜熟蒂落……所以老人并不怕死。倒羡慕那些先于自己死的人。他们说:怎么自己还不死呀!这是真心话,不是卖乖。果真如此,祖母也常常这么说,从不讳言,我们却视之为虎豹,为谶语,就担忧就怕失去,因而不容此说。

 

隐约感觉祖母、冬景之间存在一种必然的联系。

 

是的,只消望望那张折满皱纹的脸和那凹陷很深的双唇,一下子就能明了岁月是为何物!

 

岁月是让人秃了黑的、白的发;是让人掉了最后一颗松动的牙;是用风刀霜剑细密铭刻曾经的青春红颜;是把雨雪冰火层层浸透往日的健康筋骨;是将爱恨情仇逐件湮于亘古的苍天厚土。

 

廊檐上几株峭立的草,枯萎了,微曳着。

 

近年祖母身体每况愈下,她就那样静默的坐着,斜阳的投影使祖母的面庞一半处于亮光里,一半映在暗色中,那么沧桑又那么慈祥。你看,此刻祖母多像一尊不朽的雕塑呵。她忽尔转过头,整张面容全部圈于暗色中。她安然的望着由自己亲手带大的儿孙以及目力所及的视野,或许自己都已不能逐个分辨,但丝毫不影响她传递那种宁和、那种满足、那种永恒的关爱之情。

 

此刻,我的眼里满是雨水,但我不会哭。因为我知道,此生她会紧握我的手,那是整个童年,庞大家族所给予我的,惟一温暖。她用粗砺的、磨沙一般的男性化手掌,紧握那个男童,婴儿时幼小的手、少年时发育的手、青年时宽大的手!她从未放开过。可是,奶奶,你的手掌怎么愈来愈小了?手指愈来愈瘦了?力气愈来愈小了?奶奶,你将不要我了吗?不会的,怎么可能?!是什么落在远方的地板上,滴答作响。我是在与祖母告别吗?可是,祖母从来不曾离开过。雨怎么愈下愈大?!我笑着问自己,你,怎么了。

 

祖母头戴灰头巾,身穿老式侧开衣襟大褂,足蹬棉布鞋,慢条斯理的走在人生的冬景里。

 

自然的冬景与祖母的冬景,那样默契的融合一起。


【情爱随笔】祖母冬景 - 子水 - 子水的情爱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