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子水の情爱生活

爱情元规则|不是潜规则

 
 
 

日志

 
 
关于我

子水 中国新生代作家、诗人,诗歌随笔曾多次获奖,著有《提问中国文化名流》等。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华:爱情就像吃“玻璃”或“肉”  

2006-04-18 23:16:00|  分类: 子水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文华:爱情就像吃“玻璃”或“肉” - 子水 - 子水的情爱生活
 
  台湾当红作家王文华的《蛋白质女孩》当年刚在内地出版一个月,即疯卖二十万册,该书现在已经由香港导演王家卫投拍电影。如今又创作出《吃玻璃的男孩》等新作。
    作者本人还在寻找他生命中的蛋白质女孩,像他这样身兼数职的“钻石王老五”也渴望结婚。他既要在美国迪士尼分公司上班,又要去台湾大学教书,还插空作主持人和写作,若不是超人,便是练就一套管理时间的本领!王文华当然不是电影里的超人,在隔海那端,他对笔者说:我要的爱很传统,我想结婚,天长地久的婚姻,我希望能自己带小孩。
 
  我的兴趣广泛
 
  子水:你在美国读MBA时,为什么会选择企业管理这样一个专业,这可不可以看作你人生态度的一个侧面?
  文华:我在大学就很活泼,对于管理很有兴趣。外文系毕业后,想去看看世界,去学习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去了美国念MBA。
  我是一个兼具感性和理性的人。我喜欢幻想,也喜欢分析。MBA代表了我理性、分析的这一面。写作代表了我感性、幻想的这一面。
  在纽约的那五年是我人生很快乐的时光。纽约什么都有,每一天我都在学习。但我最后仍离开了纽约,《吃玻璃的男孩》中“遗憾的只有热狗”就是描述我对纽约的感情。
 
  子水:作家、教师、主持人、经理哪个是你的理想?你觉得这几个角色有什么关联?
  文华:都是我的理想,我是一个有多方面兴趣的人。我大学念外文系,出国念的是MBA。在华尔街工作时晚上去学电影,现在白天在迪士尼上班,晚上写小说。文学、商业、表演、教学,都是我的热情,我一样喜欢。
  我的人生目标很简单:被外界的人、事不断地感动、启发和娱乐,然后透过我的工作,转过头来感动、启发和娱乐别人。写作、教书、主持、管理,都是在完成这样一个循环。
 
  子水:我们相隔较远,很想知道你平时是怎么样安排生活的?
  文华:我白天在迪士尼上班,下班后去台大教书,下课后去广播电台主持节目,十一点左右回家后写作。周末跟家人在一起,并且准备下个礼拜的工作。
  做这么多事情,要相当有效率管理自己的生活。我学MBA,第一件事学到的是管理自己的时间,养成做任何事都很专心、很迅速的习惯。
  当然,当压力大时,多少得牺牲睡眠和私人生活的时间。我喜欢游泳,累了就去游,所以身体和心情都蛮健康愉快的。
 
  对北京、上海印象深刻
 
子水:你曾来过北京和上海,对这两个城市有什么印象?
  文华:我对北京和上海最深刻的印象是:这两个城市在各方面,都是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突飞猛进。我最难忘的是去年七月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十点在北京王府井书店办《61×57》签名会。我起先还担心星期天早上十点大家都还没起床,到现场一看,整个王府井大街早已人山人海,王府井书店更像百货公司一样热闹。
每个人都想学习,每个人都想进步,很令人感动。这种冲劲是我在世界其他城市很少看到的。
 
  子水:你是在台北市生活吗?说说你眼中的台湾。
  文华:台北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也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台北并没有一个很独特的自我风格,它像一个兼容并蓄的熔炉,台湾的、内地的、日韩的、欧美的,各地的文化,都在这里滋长。
  我的作品大多以台北为背景,从我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出这种多元化的味道。在台北,最东方与最西方,最流行与最传统的爱情和人生,总是同时上演着。
 
  吃玻璃与吃肉
 
  子水: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你的新作叫《吃玻璃的男孩》,为什么定这样一个名字?也与爱情有关吗?很奇怪你如何能对女子写得那样细腻?
  文华:“吃玻璃”和“吃肉”是相对的。吃玻璃的人外表晶莹剔透,完美至极,却是冰冷、疏离,怎么刮都不留痕迹的。吃肉的人也许血肉模糊,容易受伤腐败,但至少是温暖而有生命的。《吃玻璃》和《吃肉》,代表着两种对爱情的态度。
  从《蛋白质女孩》、《61×57》,到《吃玻璃的男孩》,我一直对女性很仔细地观察和描写。原因是在爱情这个主题上,女性的复杂和有趣程度实在比男性高出太多。我喜欢观察,有很多红粉知己,她们不是我的女朋友,但跟我什么话都能谈,给了我很多灵感。
 
  子水:同在台湾,你怎么看蔡智恒和几米的作品?
  文华:我非常喜欢蔡智恒和几米的作品。蔡智恒很精准地抓住了爱情的语言和心情,几米则把都会人的孤单刻划得极度甜蜜。
 
  子水:身兼数职,写作一般都在什么时间?
  文华:都是晚上11点左右回家后写作。周末也写。但是思考的时间任何时候都有,有时一大早坐地铁去上班,想到什么东西,就记在笔记本上。晚上作梦时也在写,床边放了一个本子,夜里醒来草草记下,第二天一早去看不懂是什么,很懊恼。
 
  子水:你的书这样热销,你本人捞了不少“铜板”吧,透露一点?
    文华:我在新书序言中提到山东一位徐姓小朋友,那是畅销所给我的最大财富。
 
  子水:谈谈你的阅读,喜欢哪些作家的作品?
  文华:我很喜欢几米。挫折时,我喜欢读几米的书,它们提醒我:人是善良的。几米的人物,总是矮矮圆圆的,令人疼爱。几米画悲伤,有一种温柔的笔触。看着那些童话的场景和缤纷的颜色,我们知道人生再怎么艰难,一定找得到救赎。
  台湾文化,是一个兼容并蓄的熔炉。
 
  子水:有什么写作计划?
  文华:除了《蛋白质女孩》、《61×57》,《吃玻璃的男孩》这些小说,我也写散文。这次《吃玻璃的男孩》中有五篇散文,未来有更多。小说还是会继续写,明年还会有一本长篇小说。
 
  初恋在高中
  子水:讲讲你的初恋好吗?你和“北一女”有没有故事发生?
  文华:我的初恋在高中,她是我们班(我读男校)和北一女一年班出去郊游时认识的。她非常美丽,却无比冷漠,不知为什么,当时就喜欢这种女孩。回来后我写了好多情书给她,她一封也没回。不过却让我训练了我的文笔。我今天能成为作家,要感谢她。
 
  子水:你现在和父母一起生活吗?有没有结婚的打算?你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太迷惑女孩子啦!
  文华:我现在自己住,但离我妈妈家只有三分钟的距离。除了工作,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陪我妈。我很想结婚,但还没碰到合适的对象。我虽然写了《蛋白质女孩》、《61×57》,《吃玻璃的男孩》,这些对爱情抽丝剥茧的书,好像把爱情看破了似的,其实不然,我写是会写,但真正要去谈恋爱,我也是笨手笨脚的。
  我这辈子只谈过三次恋爱,到现在对爱情还是充满着理想主义的。我要的爱很传统,我想结婚,天长地久的婚姻,我希望有小孩,能自己带小孩。在爱情上,其实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子水:你的业余爱好是什么,通常有什么消遣方式?
  文华:我喜欢运动。游泳是最爱,篮球、桌球、棒球也喜欢。最近我迷上爬山,天气太热了,山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子水:你眼中的幸福是什么样子的?
  文华:《吃玻璃的男孩》中有一篇《Ice Cream Kiss》,是我朋友的真实故事,我所向往的幸福就是他们的生活。比如说:幸福是做下承诺,包括不动产。开始有固定的负担,不能轻易退换……幸福是在一起时不需要语言,不在一起吃饭时都不吃甜点。
在爱情上,我很简单。对幸福的定义也很简单,两个人一起吃个冰淇淋,就是幸福了。
 
  子水:你感觉男人应当具备哪些素质,才是一个好男人?
  文华:忠诚、负责、体贴、有肩膀。最重要的,要早点认清女性比我们优秀,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喜欢她们。
 
  子水:什么样的女子会让你动心?“蛋白质女孩”吗?
  文华:我喜欢活泼、热情,对生命充满好奇的女子。我刚才说高中喜欢那种冰山美人,但三十岁之后,我慢慢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要快乐,所以笑声是比美丽更珍贵的美德。
 
PS:(连续两年收到文华寄来的电子贺卡,这让我感觉到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